目 录

517特刊

2016年国际不再恐同日全球聚焦议题:“精神健康与福祉”

  



 

IDAHOT 2016 global focus issue : Mental health and well being

 

International Day Against Homophobia, Transphobia and Biphobia 

Focus issue 2016

“Mental Health and Well Being”

 

IDAHOT 2016 全球聚焦议题:精神健康与福祉

国际不再恐同日

2016聚焦议题

“精神健康与福祉”


 

研究背景与理论依据

十九世纪末,科学家开始发展与性认同及性行为、同性恋及性别差异相关的理论,这被认为是内分泌失调或智力缺陷的结果。这种心理学的方法很大程度上将同性恋以及跨性别视为非正常的,低劣的,危险的以及无能的。

这些心理学理论从那时起开始被用于迫害性与性别少数。十九世纪和二十世纪,在精神疾病和同性恋之间变得很有影响力,它使得国家主导的反对同性性行为的定罪出现了。

尤其地,精神病学的观点被用于LGBTQ人群的精神治疗,其目的“改善”或“治愈”他们的疾病。在“治疗”病人同性恋的实践中,有电击疗法,绝育,洗脑,精神机构的监禁,激素治疗,以及在同性恋和双性恋女性中的强奸。然而,日趋一致的国际共识正在偏离这一性取向立场。

1973年,美国精神协会将同性恋从精神失常中剔除。紧接着,美国心理学协会在1975年采用了一项政策条例:反对同性恋歧视,作为对美国精神协会采取行动的支持,以及表明反对歧视的立场。

世界卫生组织于1990517日颁布了国际疾病分类手册的修订版,在该版本中,同性恋不再被视为一种精神疾病。这就是从2004年起,国际不再恐同日于每年517日在世界各地举行的原因。

2016年里程碑式的陈述中,世界精神协会强烈谴责任何将同性恋混淆为精神失常的行为。而就性别认同而言,目前的图景并不乐观。

大部分的医学专家仍然认为跨性别应当和精神障碍联系在一起。“性别认同失常”(GID)或者是同等的精神健康诊断在几乎所有的国家都是强制性的,对跨性别人群进行性别认定治疗和诊断,以及其他的医疗和社会的先决条件,以达到合法的性别认同。同时一些形式的诊断对于健康照护是必要的,在精神健康分类下保留这样的诊断导致了对跨性别人群的污名化以及社会排斥,而非有助于他们的心理或精神健康。

然而逐渐增多的认识认为,性和性别的多元化不应当和精神健康联系在一起。同时,在性与性别少数的精神健康问题上,关于性取向及性别认同或性别表达的污名化以及歧视所造成的影响的认识也逐渐增多。人们明显地意识到,由污名化,不平等以及骚扰引起的压力能够使得LGBTQI人群处于高度心理悲痛中。这些影响同样由漠视引起,在这个过程中性与性别少数遭受到社会的拒绝和暴力。

这通常涉及到少数压力,一个用于描述由污名化,社会排斥,歧视和骚扰引起精神健康后果的少数群体。少数压力同样通过自我污名化来表达,被定位为一种焦虑,即消极的自我接受、自我知觉、自我效能、自尊以及自信的影响。

反对性与性少数的社会和精神暴力产生的影响在孩子以及年轻人之间很常见,正如过去聚焦于LGBT年轻人以及同性或跨性别恐惧症的国际不再恐同日中强调的那样。研究特别强调了在历经困扰的年轻中需要引起警觉的高自杀和企图自杀率。

即使在建立职业共识的地方,职业中的阻力仍然会出现。

尽管社会已远离性取向和性别认同病理化,关于同性相吸以及性别表达是精神疾病的假设,是社会污名化和性与性少数社会排斥潜在的驱动因素。例如,精神疾病的观点认为,LGBT人群不能够成为好的父母,歧视在一些职业当中是可以接受的,孩子的精神发展会受到LGBT人群的影响等等。

支持的方式

对于精神健康和福祉问题的关注为活动分子提供了许多行动的着入点。这其中包括:

 

推动跨性别认同的去病理化

一群国际跨性别健康专家在GATE的带领下,已经发展出不同的替代模式,去推进卫生保健的覆盖面而非污名化的诊断。

2009年起,国际反跨性别病理化运动(STP)已经号召终止强制的以激素治疗和手术为方法的精神病监管。STP同样号召利益相关者推动“性别焦虑”/“性别认同障碍”从国际诊断手册中移除。当前国际疾病分类的修订正在进行中,这将在2017年通过由世界卫生组织批准的新版本。除了STP以及部分全球对于跨性别人群去病理化的运动之外,GATETGEU密切跟进支持跨性别认同去病理化的目标,同时保持全程关注医疗保健的过渡转化。

世界跨性别健康专业协会同样号召性别差异的去病理化,同时敦促政府和医疗专业组织重视他们针对消除流动性别人群污名化的政策和实践。

在一些案例中,“转化治疗”同样称为“修复性治疗”或者“原同性恋治疗。这些治疗的宗教世俗化推动者同样在推动一种负面的概念,即一个个体能够改变他或她的性取向或者性别认同。

 “转化治疗”的尝试仍然出现在世界各地。

例如,出现在了2014年。虽然中国在2001年将性取向从精神障碍的名单中剔除,一个年轻的性别权力活动分子发现,仍然能很容易的从一个大医院里获得精神治疗。关于如何让他“变直”的建议是:冷水澡,慢跑且远离男同性恋群体”同时使用引发恶心反应的药物。通过这些实验,中国有了第一个反对“男同性恋扭转治疗”诊所的法庭案例。这个法庭规定,重庆心语飘香心理咨询中心的被告人应该公开就“扭转治疗”的尝试进行道歉,并且对起诉人进行赔偿。

在其他地方,在这方面的进步已经实现:

201412月的自杀案件中,一名17岁的跨性别年轻人Leelah Alcorn, 她的父母强制她进行“扭转治疗”。.总统奥巴马呼吁停止针对改变人们性取向以及性别认同的精神治疗。这影响了美国卫生和公共服务部发布了76页的报告,其标题是“停止扭转治疗”:支持且认可LGBTQ年轻人”这份报告包括,“扭转治疗”延续了对性别角色和性别认同过时的观点,以及消极的刻板印象----性与性别少数或者被认定为LGBTQ群体是人类发展中非正常的方面。并且,报道重申,没有一份现存的研究表明精神或行为的卫生干预能够转变性别认同和性取向。直到今天,尽管由“扭转治疗”推动者引起了恐惧(例如NARTH),California, Illinois, New Jersey, Oregon, and the District of Columbia已经通过了法律保护孩子不受“扭转治疗”的侵害。

许多社会运动现在正关注着一项联邦禁令。

 

病理化 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

作为对视多元性与性别为疾病的回应,一些社会运动支持同性恋、跨性别和双性恋被认定位精神失常。讽刺的是, 这和1973年之前将同性恋视为疾病的错误分类有一定的相似之处。在两个案例中,诊断标签被用于将一个思维和行为不受喜欢的模式污名化。利用这个标签误传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客观价值判断,作为科学的,立足于经验事实的结论。

此外,将精神病理学等同于罪恶,也是在强调污名化在历史上被与精神疾病联系在一起。

然而另一个将同性恋、跨性别及双性恋视为临床疾病的问题是,针对性少数这限制了我们理解社会进程的能力,通过这些社会过程性与性别偏见得到发展并且被加强。这鼓励我们关注被歧视的个体,然而忽视了更大的文化环境,这些文化环境将同性恋和流动性别污名化。

不可否认的是,性与性别歧视(例如其他形式的偏见)在某些人当中被视为严重的心理问题。但是那不意味着同性恋、跨性别及双性恋他们是病理问题。



更多介绍,请点击阅读:http://dayagainsthomophobia.org/idahot-2016-global-focus-issue-mental-health-and-well-being/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自同语

目 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