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倡导简报第二期

来源: | 时间:2016-03-18 14:55:57 | 阅读:3879

 2015824日·安理会首次就LGBT议题召开会议


      

Picture 1 照片来源:美国国务院


Picture 2 照片来源:美国国务院


2015824日,联合国安理会成员国首次就中东地区LGBT人群的生存状况、特别是伊斯兰国(ISIL)针对LGBT人群的暴行召开闭门秘密会议,叙利亚男同性恋难民Subhi Nahas出席会议并提供证言。此次会议由美国与智利发起,作为有史以来安理会首次就LGBT议题召开的会议,对LGBT人权的国际倡导、LGBT议题的主流化与LGBT议题登上国际政治舞台而言有着历史性的意义。值得注意的是,出于对议题敏感性的考虑,会议采取了闭门秘密会议的形式,并且不强制安理会成员国全部出席。在这一情况下,在安理会15个理事国中,除安哥拉与乍得的代表没有出席以外,仍有包括俄罗斯、中国在内的全部常任理事国代表与来自智利、约旦、立陶宛、新西兰、西班牙、马来西亚、委内瑞拉、尼日利亚等8个非常任理事国的代表列席会议,聆听来自叙利亚的男同性恋难民Subhi Nahas陈述中东地区LGBT人群恶劣的生存状况。

 

男同性恋难民在安理会的首次发言

 

2012年,叙利亚男同性恋者Subhi Nahas由于政府与社区的迫害与歧视而被迫逃离祖国,并于3年后以难民身份辗转来到美国,最终在安理会会议上就中东地区LGBT人群所经受的苦难致辞。在叙利亚,不管是在2011年内战爆发前还是在军阀接管政权后,“同性恋都是非法的。不管你是否事实上是同性恋者,或者只是因为其他人根据你的穿着、举止、一言一行而认为你是同性恋,警察都可以以任何理由逮捕你,社区成员会在街道上骚扰你、对你施以人身攻击,你甚至会在自己家里被自己的家里人伤害。”[1]

会议当天,美国常驻联合国大使Samantha Power在正式发言中说道:“今天,我们在创造联合国的历史。联合国安理会在此前从未就LGBT议题召开会议。”“这是安理会历史上首次就LGBT人群所受的迫害而召开会议。这是我们第一次以一个声音来说,因为人们的性倾向与性别认同而将其作为(攻击的)对象是错误的。这既是历史性的一步,也是姗姗来迟的一步。”[2]

 

人权组织的反应

 

包括CNN与路透社在内的西方主流媒体均对此次会议进行了报道。[3]但是引人注目的是,大赦国际、人权观察、ILGAOutright等国际人权类非政府组织并没有对次会议进行积极的评价或报道。曾于人权观察就职的活动家Scott Long在个人博客里严厉批评此次会议,并评论道:“这次会议能产生的最好的结果就是没有结果。它将引发好逸恶劳的泛滥(indolent repletion),人们将在他们明明一无所为的时候也觉得自己已经有所行动。最坏的结果则是,这一会议将会导致更多的杀戮。”[4]

 

此次会议是否会对LGBT人权运动造成积极的影响还有待观察。但毋庸置疑的是,LGBT议题在安理会被讨论这一事件本身是史无前例的,它标志着在包括人权理事会、人权高级专员办公室、人权条约机构、联合国开发与计划署、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等众多联合国机构之后,安理会也开始给予LGBTI人权议题以关注。这一现象或许将为未来的LGBT国际倡导——不管是从积极的还是消极的方面来说——提供更多的可能。

 

关于美国常驻联合国大使美Samantha Power在本次会议后新闻发布会上的发言,请见联合国网播

 



[1] Nahas, Subhi. “Making History: Telling My Story to the U.N. Security Council”. Aug 25, 2015. Huffpost Gay Voice. URL: http://www.huffingtonpost.com/subhi-nahas/making-history-telling-my_b_8037874.html

[2] Ambassador Samantha Power. “Remarks at a UN Security Council Arria-Formula Meeting on ISIL's Targeting of LGBT Individuals. New York City”. August 24, 2015. State Departm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URL: http://usun.state.gov/remarks/6799

[3] “Islamic State: Gay men tell UN Security Council of escape from militant group”. August 25, 2015. ABC News. URL: http://www.abc.net.au/news/2015-08-25/gay-men-tell-un-security-council-of-being-islamic-state-targets/6721852

Nichols, Michelle. “Gay men tell U.N. Security Council of being Islamic State targets”. Aug 24, 2015. Reuters. URL: http://www.reuters.com/article/us-mideast-crisis-islamic-state-gay-idUSKCN0QT1XX20150825




20159月·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不让任何一个人落伍



929日,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联合国“LGBT核心小组(LGBT Core Group)”的高级别会议上发言称,不论人们的性倾向与性别认同如何,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背后的原则是“不让一个人落伍”。


Picture 3 联合国LGBT核心小组高级别会议会场

照片来源:Outright.


此次会议的背景是于925日在纽约联合国总部正式拉开帷幕的“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峰会”。该会议通过了一份由193个联合国会员国共同达成的成果文件,即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这一纲领性文件包括17项可持续发展目标和169项具体目标,旨在推动世界在今后15年内完成3个史无前例的艰巨任务——消除极端贫穷、战胜不平等和不公正以及遏制气候变化。[1]



[1] http://www.un.org/sustainabledevelopment/zh/2015/09/sdg-agenda-approval/


Picture 4 可持续发展目标在联合国获得通过

照片来源:联合国


LGBTI人权未被纳入决议

遗憾的是,在LGBTI人权这一议题上,国家间存在不可调和的分歧。一方面,尼日利亚大使Usman Sarki 对“任何将LGBT权利强加给尼日利亚的企图”表示谴责,并要求在谈判过程中去除提及LGBT权利的任何表述;另一方面,巴西大使Guilherme de Aguiar Patriota表示巴西代表曾期待成果文件采用更加进步的表述,包括对LGBT权利的包含。[1]最终,被采纳的可持续发展目标中未能明文提及LGBTI人权议题。作为成果文件的联合国大会70/1号决议《变革我们的世界: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A/RES/70/1)最终采取的相关表述是:“我们重申《世界人权宣言》以及其他涉及人权和国际法的国际文书的重要性。我们强调,所有国家都有责任根据《联合国宪章》尊重、保护和促进所有人的人权和基本自由,不分其种族、肤色、性别、语言、宗教、政治或其他见解、国籍或社会出身、财产、出生、残疾或其他身份等任何区别。”[2]性倾向、性别认同与性别表达均未被纳入此决议中。

 

LGBTI人权的广泛支持——LGBT核心小组

 

LGBTI人权未能被明文纳入可持续发展目标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但是值得欣慰的是,LGBTI人权与可持续发展之间的纽带得到了联合国机构的广泛认可与支持。929日,在联合国“LGBT核心小组”就包容LGBT与可持续发展目标而召开的高级别活动“不让一个人落伍”上,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发言指出,不论人们的性倾向与性别认同如何,可持续发展目标背后的原则是“不让一个人落伍”。[3]联合国人权高专办与核心小组联合组织了此次的高级别会议。

LGBT核心小组”目前由17个国家与欧盟组成,旨在唤起人们对LGBTI人群所遭受的歧视与暴力的关注。核心小组于2008年召开了第一次高级别会议,并在此后每年12月围绕世界人权日展开LGBT人权倡导的相关活动。目前,阿根廷、澳大利亚、巴西、英国、哥伦比亚、智利、克罗地亚、萨尔瓦多、法国、以色列、日本、黑山、荷兰、新西兰、挪威、美国与乌拉圭等17个国家与欧盟是这一核心小组的正式成员,而阿尔巴尼亚最近刚作为第一个主要人口为穆斯林的国家成为了该小组的观察员。[4] 



Picture 5 来自12个联合国机构的联合声明:“结束对LGBTI人权的暴力与歧视”(ENDING VIOLENCE AND DISCRIMINATION AGAINST LESBIAN, GAY, BISEXUAL, TRANSGENDER AND INTERSEX PEOPLE.)文件来源:联合国高级专员办公室

 

LGBTI人权的广泛支持——多机构喊话

同样以LGBTI权利未能被纳入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成果文件为背景,在此次联合国“LGBT核心小组”的高级别会议召开前,12个联合国机构发表了史无前例的联合声明,以同一个声音对世界各国喊话,号召其终结对LGBTI人群的歧视与暴力。[1]世界卫生组织(WHO)、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UNAIDS)、联合国妇女署(UNWOMEN)、联合国难民署(UNHCR)、世界劳工组织(ILO)、世界粮食规划署(WFP)、联合国人口基金会(UNFPA)、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UNODC)、联合国人权高级事务办公室(OHCHR)、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SECO)与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等12个联合国机构在这一声明中呼吁所有国家“迅速行动,以终结针对LGBTI成人、青少年与儿童的歧视与暴力”。这一声明指出:“所有人都享有免于暴力、迫害、歧视与污名而自由生活的平等权利。国际人权法规定国家有义务无差别地保证每个人均可以享受这些权利。我们欢迎各国在保护LGBTI人群权利付出的更多努力,但同时也对世界范围内成千上万的LGBTI个人、被视为LGBTI的个人,以及他们的家庭所面临的广泛的侵犯人权的行为抱有严重关切。这是警钟背后的原因,也是行动背后的原因。”[2]数量如此之多的联合国机构在LGBT人权议题上进行积极的联合表态是罕见的,这一姿态对LGBTI人权的国际倡导与提升各国政府与社会对LGBTI人权的关注所施加的积极影响值得期待。

 

关于高级别会议视频,见联合国网站

 

中国与联合国

201511月至12月·《禁止酷刑公约》中国审议:LGBTI人权得到关注

2015119日至129日,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CAT)于日内瓦举行第56届会议,审议中国(含香港与澳门)等6个国家为预防和惩罚酷刑行为而采取的措施。来自这些国家的代表对委员会进行了陈述,讨论了本国政府为落实《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所载的权利而付出的努力。[3]

禁止酷刑委员会是联合国核心人权条约机构之一,它由10名国际独立专家组成,负责监督《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公约》)缔约国落实《公约》的情况。所有缔约国有义务定期向委员会提交关于权利落实情况的报告。各国必须在加入《公约》后的一年内进行报告,随后每四年报告一次。委员会审议每一份报告,并以“结论性意见”的形式对缔约国提出委员会的关注问题及建议。[4]

中国于1988年批准《公约》成为缔约国。20151118日,委员会完成了对中国落实《公约》条款情况的第五次定期报告的审议,并与129日通过了结论性意见。按照时序,在此次大陆、香港与澳门的联合审议中,涉及LGBTI人权的讨论分别在审议前提出的问题清单、审议中的国家陈述、委员会提问、国家代表作答,以及审议后委员会形成的结论性意见等环节中得到展开,贯穿审议始终。

 

审议前:问题清单

 

委员会于正式审议前列出的问题清单(CAT/C/CHN/Q/5/Add.1[5])中提出了关于“扭转治疗”的问题,要求中国政府就精神卫生机构提供的“同性恋扭转治疗”提供信息,并澄清这种所谓的疗法的含义和影响,包括执行这种做法是否需要由本人知情且同意。[6]而中国政府并未在对问题清单的正式书面答复中进行回复。

 

审议中:国家报告陈述

 

在正式审议的呈报报告环节,香港特别行政区保安局常任秘书长罗智光表示,关于保护家庭暴力受害者的条款已扩大至更广泛的类别,其中包括同性同居者。[7]中国中央政府与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的代表并未在此环节做与LGBTI人权相关的发言。

 

审议中:委员会提问

 

在委员会提问环节,委员会副主席,来自美国的费利斯•盖尔女士(Felice GAER)就医院中男女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者所受待遇、包括LGBTI人群是否被收做精神病患者并受到电击“治疗”一事进行了提问。来自尼泊尔的专家萨帕那·普拉德汉-马拉(Sapana Pradhan-Malla)就澳门特别行政区的反家庭暴法是否保护同性伴侣进行了提问,并对特别是香港地区对跨性别者施以非自愿且不可逆转的手术——比如强制的“生殖器正常化手术(genital normalization surgery)”的情况表示关切。[8]



[6] CAT/C/CHN/Q/5/Add.1. p.12. 15 June 2015

[8] CAT/C/SR.1368. 20 November 2015



Picture 6 费利斯•盖尔女士就同性恋者被收作精神病患与电击治疗一事提问


Picture 7 萨帕那·普拉德汉-马拉女士就生殖器正常化手术与同性同居者间的家暴提问

 

审议中:国家代表作答

在对盖尔女士问题的答复中,来自司法部监狱管理局的中国代表YANG Jian(音)称:“中国并未将LGBTI视为一种精神疾病,不会要求对LGBTI人员强迫治疗,更不会将他们关在精神病院。当然,LGBTI人员在社会上的接受度,以及他们在就业、教育、健康、家庭等方面遇到了一些现实问题,是一个需要注意的事项。但这不属于《禁止酷刑公约》范围内的问题。”[1]

在对马拉女士提问的答复中,香港代表KAN Ka-fai称,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已经设立了跨部门工作组以研究保护跨性别者权利的措施。在最终对特别行政区政府提出建议前,工作组将进行广泛的意见征询。[2]

 

审议结果:结论性意见

 

委员会在针对中国的结论性意见中专门就LGBTI人权展开了讨论,并指出委员会对于提供“同性恋扭转治疗”的机构表示关切。“这些诊所采用电击治疗等方式,试图改变同性恋者的性倾向,有时甚至在精神病院等机构中将其非自愿监禁,对同性恋者的身心造成伤害……但是,在此次审议中,中国政府并没有能够澄清这类行为是否被法律禁止、被调查、被终止,以及受害者是否已经得到补偿等,委员会对此表示遗憾。”对此,委员会提出建议,希望中国政府能够:“通过立法、行政或其他方式,确保充分尊重LGBTI人士的自主性和身心完整的权利,并禁止所谓的‘同性恋扭转治疗’以及其他针对LGBTI人士的暴力的、非自愿的、强制性的虐待性做法;确保医疗卫生人员与政府官员得到关于尊重LGBTI群体人权、包括尊重其自主性和身心完整权利的相关培训;对LGBTI人士所遭受的暴力的、非自愿的、强制性的或虐待性的对待予以调查,并确保这类案件得到充分的纠正和赔偿。”[3]

 

2008年,在中国的第四次审议上,禁止酷刑委员会的专家仅在问题清单中向中国政府提出了涉及性倾向与性别认同的问题,且并未得到中国政府对此的具体答复;[4]2014年,在经济 、社会、文化权利委员会对中国的第二次审议中,民政部政策法规司副司长李健在会议中谈到了性倾向与性别认同议题,表示中国政府“会密切关注相关议题的发展”;[5]同年,在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对中国的第七、八次审议上,国务院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牟红在审议中指出:“无论其性取向如何,中国公民的权利都受到法律保护。在中国,对于同性恋的态度已经变得比过去更为进步。也有社会组织可以向女同双性恋及跨性别妇女提供相关的支持与服务”。[6]虽然在2015年禁止酷刑委员会对中国的审议前,联合国人权条约机构的专家委员会以就LGBTI人权议题与中国政府、特别是中国中央政府的代表有过数次直接互动。不过,核心人权公约委员会在国家审议中专门以结论性意见的形式对中国全境、特别是中国大陆LGBTI人群的生存状况与人权报以关注尚属首次。这表明中国的LGBTI人权倡导在得到联合国人权专家的更多重视,而这一重视或将给中国政府更大的压力,以促使其在有关LGBTI人群权利的立法与政策上有所改变。

 

中国

2015830日·中国首次许可同性恋主题电影

830日,新浪娱乐微博称,中国导演王超在29日透露其执导的电影《寻找罗麦》(Seek McCartney)已通过中国政府有关部门的审批,并感叹称“不易,可喜”。该片由韩庚与法国影帝杰瑞米·埃尔卡伊姆联袂主演,讲述中法两位男同性恋者之间的爱情故事。《寻找罗麦》因此成为首部通过中国大陆电影审查,得到批准在影院放映的同性恋电影作品。英国《卫报》对此评论道:“这一里程碑式的决定已被誉为世界人口第一大国内变革的一个信号。”据称,电影审查部门历时一年之久才做出这一“放行”的决定。[7]


[1] 53:06-53:48

Picture  8 图片:新浪微博


Picture 9 : 《寻找罗麦》导演王超 图片:Pascal Le Segretain/Getty Images

 

20151227日·中国首部《反家暴法》:不包括同性伴侣


20151227日,全国人大常委会社会法室副主任郭林茂在就《反家暴法》答记者问时称,《反家暴法》中所指的共同生活的人不包括同性恋伴侣。

27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以158票赞成、1票弃权,表决通过了反家庭暴力法。此后,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在人民大会堂举行新闻发布会,回答媒体提问。在新闻发布会上,美联社记者针对反家庭暴力法第37条中的表述“家庭成员以外共同生活人之间实施的暴力行为”是否包括同性同居者而提问。[1]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社会法室负责人郭林茂就此问题进行了回复,首先称“家庭成员之外共同生活的人,包括监护、寄养、同居生活的,但是对同性恋的到现在我们的法律没有规定,也没有这个事情”,但之后又补充回答道:“应该说共同生活人员不包括同性恋”,明确表示新出台的《反家暴法》将不适用同性同居伴侣之间的暴力。原对话如下:

美联社记者(2015-12-27 17:17:37):

关于反家庭暴力法当中的第37条,家庭成员以外共同生活人实施的暴行。我想问一下,在这个定义当中,包括不包括同性恋的居住者?谢谢。

郭林茂(2015-12-27 17:17:59):

刚才我说了,第37条有这么几个意思:一是指的家庭成员以外;二是共同生活;三是参照本法执行不是适用本法。我前面说了,我们这种家庭成员之外共同生活的人,包括监护、寄养、同居生活的,但是对同性恋的到现在我们的法律没有规定,也没有这个事情。谢谢。

郭林茂(2015-12-27 17:26:43):

我再补充回答一下刚才美联社记者提出的关于同性恋的问题,可能没有给你一个确定的回答,现在我给你进一步的确定回答。我们制定反家庭暴力法是根据现实中出现的家庭暴力的实际情况制定的,家庭暴成员之间发生家庭暴力,有很多实发案例,共同生活人员之间发生暴力的也有很多实例,你所说的关于同性恋在我们国家,我们还没有发现这种暴力的形式,所以给你个确定的回答,应该说共同生活人员不包括同性恋。[2]



[1]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第三十七条,见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网站:http://www.npc.gov.cn/npc/xinwen/2015-12/28/content_1957457.htm

[2] 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1227日新闻发布会文字直播,见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网站:http://www.npc.gov.cn/npc/zhibo/zzzb33/node_9635.htm



Picture 10 美联社记者提问 图片来源: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网站


Picture 11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社会法室负责人郭林茂回答记者提问

图片来源: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网站


2016128日·台南将开放同性伴侣登记[转载]

继高雄、台北、台中之后,台南也将开放同性伴侣关系登记。2016127日,台南市长赖清德于市政会议宣布,将尊重相爱的人有在一起的权利,将尽快研拟操作办法,受理同性伴侣申请发给伴侣关系登记证明。

  据中通社报道,赖清德表示,台湾现行法律法规对婚姻登记都以一男一女为前提,因此,同性伴侣争取结婚登记,在目前法规下尚有困难。他强调,台南对同性伴侣秉持尊重与包容的态度,愿以具体行动表达支持及保障同性伴侣权益,将尽快研拟作业规定,受理同性伴侣申请发给伴侣关系登记证明,亦可依其请求于户籍誊本其他记事栏记载“伴侣关系”,请民政局尽快完成相关法制及行政程序准备。

  赖清德称,同性伴侣争取婚姻,目的在寻求制度上权益的保障,也吁请台湾“立法院”尽快达成共识,将同性伴侣纳入制度性保障体系中,确保及尊重人权,以回应民意期待。

  台湾目前有高雄、台北、台中开放同性伴侣关系登记,经注记为同性伴侣后,可获得市政府核发的伴侣关系之相关证明,虽然并非实质婚姻,但若同志伴侣的其中一方生病,便能提供其探病及签核手术同意书的权利。

 

原文见人民网中国日报,个别文字有微调。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自同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