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电总局回应信息公开 新规并未禁止同性恋内容

来源:同语 | 时间:2014-07-15 10:34:13 | 阅读:5059
同性恋电影能不能放映?5月17日,独立同性恋电影人范坡坡向原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申请了政府信息公开,希望了解现在是否有明确的电影审查规定禁止同性恋电影。日前,他得到了来自广电总局的答复。

广电总局回应:新规定事关审查程序而非内容

  范坡坡介绍说,在原国家广播电视总局2008年3月公布的《关于重申电影审查标准的通知》中,“同性恋”被列入“淫秽色情和庸俗低级内容”,需要被删减修改,该项规定2010年被废止,他申请政府信息公开的内容正是替代该规定的“新规定”。5月28日,范坡坡接到了来自广电总局工作人员的电话,称所申请公开的信息已公布在网上。根据这位工作人员提供的信息,范坡坡在广电总局网站查到了发布于2010年2月的《广电总局关于改进和完善电影剧本(梗概)备案、电影片审查工作的通知》,然而,这项通知规定了电影剧本备案和电影片审查的程序,却并未提及与电影内容审查相关的规定。

  民间组织“同语”的法律小组分析认为,这份规定是关于审查程序问题,与2010年被废止的关于内容审查标准的《关于重申电影审查标准的通知》(广发〔2008〕32号)完全不同,基本可以认定为两个不同目的的法规。小组进一步解释说,如果新规定只针对程序,那内容就应按照公开的现行法律——《电影剧本(更改)备案、电影片管理规定》(广电总局令52号)解释,这项发布于2006年5月的法规并没有明确禁止同性恋情节。这可能意味着,在现行的电影审查规定中,并没有同性恋内容的禁令。


禁止同性恋,保护未成年人?


  在收到广电总局回复的同时,范坡坡在网上搜索发现,在2004年5月的广电总局印发的另一份通知《广播影视加强和改进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的实施方案》(广发编字〔2004〕394号)中,同性恋仍然被列为“不健康的涉性内容”,“要坚决删除”。范坡坡认为,虽然这是一项关于“未成年人”的通知,但在我国电影仍实行审查制而非分级制的情况下,未成年人与成年人的标准“一刀切”。也就是说,根据这项通知,涉及同性恋电影情节的电影仍然无法通过审查。最该被区别对待的成年人和未成年人,没有分出泾渭;最应该平等对待的同性恋和异性恋,反而却被区别对待。

  民间组织“同语”的负责人徐玢认为,未成年人应该得到特殊保护,但同性恋作为一种性取向,不应被当做“淫秽”、“色情”或“低俗”内容,应与异性恋情节得到同等的审查标准。

专家呼吁:电影实行分级制

  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郭晓飞认为,含有同性恋情节的电影,应当受到宪法第三十五条言论自由的保护。北京电影学院教授崔子恩长期呼吁取消电影审查制度,实行分级制。他表示,我国现行的电影审查制度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国产影片在主题上的表达,而广电总局的禁令导致目前中国所有的同性恋电影都是未经官方许可的独立电影,无法在电影院上映。这被学者称为对同性恋的“符号性灭绝”。

  早已公开身份的同性恋电影人程青松,却一直没有在大银幕上创作同性恋题材的机会。他认为审查制度一直是中国电影发展的瓶颈,不光对于同性恋题材,在创作其它题材过程中也经常感受到审查对于创意的钳制。反观整个亚洲电影生态,无论韩国、泰国,这些新兴的电影区域,都与他们制度的改革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分级制不合乎国情?

  早在2003年,一部《大鸿米店》就引起了关于电影分级制的讨论。这部影片因为有部分暴露镜头未能通过审查,一直被禁七年。原著作者苏童曾表示希望分级制出台。同年政协委员王兴东也提交了关于分级制的提案,但这些说法、看法、做法无一例外地石沉大海。原因不少专家仍然认为分级制不合乎国情。

  刚从印度孟买酷儿影展参展回来的范坡坡谈到了他的印度之行,作为经济发展比中国滞后的国家,印度的分级制已经非常完善。当地的同性恋电影可以公开在大影院里放映,涉及非常多元的题材,周末的场次几乎都爆满。他也谈到同样作为社会主义国家的越南,已经有了票房、口碑俱佳的同性恋电影《迷失天堂》。同属中华文化的香港特别行政区,也是电影分级制的受益者。范坡坡的影片《彩虹伴我心》曾在香港同志影展放映,被划为老少咸宜的一级片。

  去年年底,著名第四代导演,北京电影学院教授谢飞在网上发布一篇长微博,名为“呼吁以电影分级制代替电影审查的公开信”。由他监制的一部影片,因为有同性恋角色而无法通过审查。谢飞表示“同性恋是人类社会存在的事实,公众与法律均应尊重其存在。影片对此并无褒贬,怎么不能表现?”这一呼吁也获得包括何平、王小帅、张扬等导演的响应。曾拍过同性恋、变性人题材的张元认为谢飞说出了大家的心声,“从宪法的角度,从保护公民权益的角度来说这件事,希望有关部门能够看到这封信”。

  当然也有人反对分级制是出于对现行电影制度的担心,现任导演协会会长李少红认为“如果不能从体制上作出改变,搞分级制会更麻烦”。可是在范坡坡想问,推行分级制不正是“从体制上作出改变”么?

  六月份范坡坡会带自己的影片《彩虹伴我心》参加在旧金山和洛杉矶的同性恋电影节,也希望这次机会能多了解一些关于美国电影发展的历史。

  关于分级制实施的进度表,或许谁都不能给出一个确切答案。但可以肯定的是今天能够提出这个问题,已经是社会的巨大进步。

  采访联系电话:

  采访联系人:范先生 13693206557
  范坡坡(信息公开申请人)
  崔子恩(北京电影学院教授)
  郭晓飞(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
  徐玢(民间组织同语负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