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彦案被维稳?家庭暴力认定难!

来源:女权之声 | 时间:2015-04-24 12:29:26 | 阅读:1994

【李彦终审重判死缓被指系维稳压力所致】

 

代理律所@众泽妇女法律中心----千千律师所:重审二审还是给出了第二糟糕的刑事判决,思之再三,我们只能理解为是来自地方部门维稳的压力所致。即便如此,施暴者家属庭审大闹法庭、攻讦辩护律师,庭前庭后围堵、抓挠记者、相关旁听人员的行为不仅违法事实明显,更已涉嫌构成刑事犯罪,相关部门有魄力依法处理他们吗?

 

【律师指李彦案判决不在法律范畴内】

 

代理律师、千千律师事务所主任郭建梅:

其实,李彦案的审理过程中,掺杂了太多的政治因素和其他社会因素,并不是真正在法律的范畴内,依据相关法律的原则和精神判决的,否则,就不会形成这样糟糕的判决!

我还认为,这个判决是照顾了一、二审法院的面子。如果判决差太大,就显得一、二审法院是不负责任的、草率的判决!

死者谭勇家属的撒泼闹庭以及对律师、记者的言行伤害,法院完全有义务和权力去严加制止,而却一再劝说律师和李彦家属配合法院,正是法院在死者家属面前的这种所谓的温和与让步,才使得其至今不认真反思死者严重的家暴行为是导致结果的原因,而一味的胡闹!

 

 

【从李彦案判决看家庭暴力认定有多难】

 

李彦受暴杀夫案的辩护律师向法院提交了大量死者谭勇生前曾实施家庭暴力的证据。但是,部分证据在重审终审判决中未被接受,例如李彦断手指、掉脚甲等。理由是除供述外无其他证据、前后供述不一致、入看守所体检未发现等。然而其中是否存在办案取证疏忽问题?

 

认定家庭暴力的判决书部分摘录:

“李彦及其辩护律师提出,被害人谭勇长期对李彦实施家庭暴力,对案件的引发具有重大过错。

“关于谭勇是否多次殴打李彦的问题,李彦的邻居、社区工作人员等证人证实,李彦与谭勇婚后经常吵架、打架,曾听他人或李彦本人说被谭勇殴打,曾见到李彦脸上,身上有伤痕,也有邻居目睹谭勇殴打李彦。安岳县妇联接待记录、安岳县公安局外南街派出所接处警登记表,伤痕照片,安岳县中医院疾病诊断证明书等证据证实,李彦曾于2010年8月3日到县妇联反映被谭勇殴打的情况,并于次日到县中医院就诊,于2010年8月10日到派出所反映被殴打的情况。上述证据能够证实李彦与谭勇婚后感情不睦,经常发生纠纷,在纠纷中谭勇多次对李彦实施殴打。因此,谭勇的行为对于引发本案存在一定过错。该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部分成立。

“鉴于本案系家庭纠纷引起,被害人谭勇对本案的引发存在一定过错,李彦归案后如实供述其犯罪实施,对李彦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

最高法院等2015年3月《关于依法办理家庭暴力犯罪案件的意见》摘录:

家庭暴力犯罪案件具有案发周期较长、证据难以保存,被害人处于相对弱势、举证能力有限,相关事实难以认定等特点。

充分考虑案件中的防卫因素和过错责任。对于长期遭受家庭暴力后,在激愤、恐惧状态下为了防止再次遭受家庭暴力,或者为了摆脱家庭暴力而故意杀害、伤害施暴人,被告人的行为具有防卫因素,施暴人在案件起因上具有明显过错或者直接责任的,可以酌情从宽处罚。对于因遭受严重家庭暴力,身体、精神受到重大损害而故意杀害施暴人;或者因不堪忍受长期家庭暴力而故意杀害施暴人,犯罪情节不是特别恶劣,手段不是特别残忍的,可以认定为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规定的故意杀人“情节较轻”。